吴邪吾邪

【双子/纽特】岁月悠长

落梅如雪乱:

感谢@菠萝包 太太的奇妙脑洞,感谢各位太太的投喂,一不小心踏进了又一个邪教2333
◎年龄有操作
◎神奇动物资料出自原著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罗琳

当天不怕地不怕霍格沃茨哪里都去得的韦斯莱双胞胎兄弟还只是两个12岁小男孩的时候,也曾有过无比狼狈过的时候——比被韦斯莱夫人用飞来咒当面没收掉所有的肥舌太妃糖再大声批评为什么没有拿到owls证书更狼狈一百倍。
那是在霍格沃茨的禁林,兄弟俩本来只打算趁着圣诞节假期悄悄溜进去玩一圈,并没有想到会无意中招惹到奇怪的魔星。那个生物有着绿色条纹的皮肤,手和脚上长着蹼,敏捷地在树枝之间荡来荡去,不管两人跑的有多快,总能迅速追上他们,以至于双胞胎回头就能看到它咧开的大嘴里排列着的剃刀一般锋利的牙齿,像是在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脚步越来越虚软凌乱,连抽出魔杖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他们压根也还没学到什么能对付这种生物的魔咒。
“斯克特,停下!”忽然传来一声稚嫩的轻斥,却仿佛充满了神奇的力量,令爪子几乎已经贴上弗雷德背心的动物停下了脚步。
双胞胎长出了一口气,犹疑着回头看去,那是个看起来跟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孩,有些苍白瘦弱,金棕色的短发乱糟糟的,刘海垂落在额头,黑色的巫师袍上面绣了一只獾。
他抱着那只像猴又像青蛙的动物,轻轻拍着它的背安抚着,然后抬头冲他们腼腆的笑起来,“别怕,他叫斯克特,是一只树猴蛙。平时没这么凶的,大概你们不小心踩到他的窝惊醒了他,所以才发了脾气。”
弗雷德偷偷用手肘捅了捅乔治,“肯定是你干的!”
乔治立刻低声反唇相讥,“是你才对!”
窝在男孩怀里的那只树猴蛙转过来冲兄弟俩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被俩人同样回敬回去后,蹭得跳上了树,丢下来两块湿乎乎的泥巴,不偏不倚落在双胞胎的袍子上,趁着他们跳脚的时候又拽了一根缀满红果的枝条丢给男孩,便转身扬长而去。
男孩悄悄笑了笑,冲树猴蛙挥了挥手,看着他往自己的窝跳了回去。然后他将果子分了一半,伸手递给兄弟俩。
弗雷德接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呃,谢谢你救了我们,我是弗雷德 韦斯莱,”他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身边的兄弟,“这是乔治。”
“纽特 斯卡曼德。”
阳光穿过禁林枝叶繁密的树木照下来,落在他明亮温柔的绿色眼睛里,脸颊上的小雀斑跳跃着,像是天空中最可爱的星辰。

当然啦,这段故事后来成了双胞胎口中“十二岁勇闯禁林大战三百回合并抓住了一个巨大的猛兽”,讲给了他们的小弟弟罗恩。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两个总是人们目光焦点的最调皮的双胞胎兄弟,从此和孤僻沉默仿佛总是隐没在人群中的赫奇帕奇成了最好的朋友。
每当有人再在餐桌上用不屑的语气提起那个“赫奇帕奇的怪胎”时,没隔多久就会发现,要么吃了一块蛋奶饼干就莫名其妙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可笑的大鸟,要么被一个粪蛋砸中了刚刚写好的作业,渐渐的,再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招惹纽特,再也没人敢嘲笑他口袋塞满的各种奇怪的动物食物和玩具。

他们有时候一起扛着扫帚去打魁地奇,有时候一起应付斯莱特林的魔药教授又留下的一大堆功课,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单纯躺在树下享受悠闲时光。
禁林则是三个人最喜欢的地方,他们会去拜访马人,看望独角兽,也会带来各种美味的食物在斯克特的小窝旁边开一场party。
偶尔双胞胎会故意扮成对方来恶作剧,纽特却总能一眼认出来。问起为什么(这可是连我们妈妈都能骗过去的!),他说,弗雷德的头发长得比乔治更快一些,而乔治笑起来总是先扬左边的嘴角。
“我总是观察动物嘛,习惯看的比较细。”少年不好意思地笑着。
“什么?你把我们也当动物观察!”双胞胎夸张地叫着,冲过来挠他的痒痒,三个人在草地上笑闹着滚成一团。
“嘿,纽特,你将来想做什么?”
“我想到处去走走,看看世界各地的魔法生物,如果可以的话,为他们写一本书,让更多的人喜欢他们。”少年眨了眨眼,变声期的嗓音沙哑却坚定。
“你们呢?”
“开一家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商店!”双胞胎挥了挥拳头,满腹豪情壮志。
“好呀,那我走完一段旅程,就回去看你们。”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兄弟俩各伸出一只手,纽特抬手与他们击掌为誓,正在抽条的少年们相视笑了起来。
年少时无忧无虑的时光,像河水弯弯流淌,好像永远不会有尽头。

后来,纽特为了保护那只被莉塔放出来差点伤了人的魔貂被开除出学校,甚至来不及跟他的朋友说声告别就被送上了返程列车。
双胞胎闻讯冲到城堡门口的时候,一贯冷漠的管理员费尔奇先生还站在那里望着,脸上仍旧看不出表情,那只被纽特照顾过的洛丽丝夫人喵了一声,轻轻蹭了蹭弗雷德和乔治的袍角。
当天晚上,灿烂的烟火点亮了整个霍格沃茨,没有人注意到,姓莱斯特兰奇的女孩颤抖着靠着墙,冲着两根直直指着她的魔杖喃喃辩解着我不是故意的,杖尖迸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几乎点着了她的鼻尖。然而最终垂了下来。
“算了。”弗雷德说。
“他不会高兴这样的。”乔治说。
手腕轻抖,女孩的眼神渐渐迷茫,委顿在地。
“你不配拥有关于他的记忆。”
最后一个巨大的烟花炸开在空中,满天绚烂里两个一模一样的骑着扫帚的身影潇洒地冲出了夜空,朝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离开的方向而去。

很久以后,对角巷开起了一家名满巫师界的韦斯莱笑话商店,店主人是一对风趣幽默的孪生兄弟,永远不缺新鲜的点子和神奇的产品。
如果你常去那里的话,也许偶尔还能看到,在店里永远预留的一角茶座上,坐着一个风尘仆仆的穿着孔雀蓝大衣的青年,身边放着一只旧皮箱,绿眼睛里充满温柔的笑意,映出正轻快地向他走来的红发兄弟。

评论

热度(46)

  1. 银狼王赫帝落梅如雪乱 转载了此文字
  2. 银狼王赫帝落梅如雪乱 转载了此文字
  3. 吴邪吾邪落梅如雪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