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吾邪

【双子/纽】【幼狮与小獾】

无所事事的游荡:

真的是被包包和pp撩得不要不要的开了这个脑洞,双子獾太好吃了!(暴风雨哭泣

cp组合为:韦斯莱双胞胎/纽特
这算邪教了吧?
段子集合体
年龄操作有
ooc?



1
今天是霍格沃茨的返校日,如往常一样被施加了魔法而能看到外面璀璨的星空的大厅里学生们兴奋的谈论着暑假的见闻,对他们来说只是火车上的那点时间根本不够用,活分的韦斯莱双胞胎——乔治与弗雷德则在底下交头接耳的打赌会有多少名格兰芬多新生,他们绝无仅有的一次专心致志的盯着一个一个带上分院帽的新生们,直到他们看到了那个缩在宽大的袍子下有着金棕色毛茸茸头发的赫奇帕奇新生,他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走了,以至于忘记了打赌的事。
这个有着跟他们如出一辙的雀斑的赫奇帕奇新生名为纽特·斯卡曼德——他们记住了这个名字。

2
刚刚下课的双胞胎走在随时会移动的楼梯上讨论着下一次的恶作剧,在视线的余光中他们看到了几个斯莱特林围在一起,他们的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斯莱特林可是他们的最佳整蛊对象,这样他们也才发现那几个斯莱特林将一个低年级的学生堵在了墙角,这可真是给了他们绝佳的机会去恶整这些斯莱特林,他们使用了左右分离咒把那几个家伙的裤子统统开了条缝,就听他们齐齐的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嚎叫,捂着屁股四处看是谁干的,本就没打算躲起来的双胞胎很快就被发现了。
“你们!”为首的男孩气急败坏地指着双胞胎。
“要决斗吗?二年级生。”乔治一下子就认出了领头的人是斯莱特林的二年生,他们这两个三年级生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我们完全不介意你们穿着开了裆裤子,露着里面的内裤跟我们决斗,这个画面太棒了。”弗雷德调侃着。
“你们给我等着!”被说到痛处的斯莱特林的那几个学生捂着屁股跑走了,双胞胎这才看清被堵在那里的人是谁,那乱蓬蓬的金棕色是如此让他们印象深刻。
“纽特!你是纽特对吧!”
被突然叫了名字的纽特吓得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他缩着脖子看着他们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他现在的样子让双胞胎们瞬间涌起了想要欺负他保护他的欲望。
“别紧张,我叫乔治,这是弗雷德,我们是格兰芬多的,想跟你做个朋友。”乔治作着自我介绍,跟弗雷德一起走向了纽特,“我跟你说,妈妈绝对会喜欢你的,你看你脸上的雀斑,如果你的发色在跟我们一样,大家都会说你是韦斯莱家的儿子。”
“妈妈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弗雷德对纽特挤着眼,纽特放下了所有的警惕,他很喜欢这对红发雀斑的双胞胎,他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乔治·韦斯莱与弗雷德·韦斯莱。

3
从霍格莫德回来的乔治与弗雷德第一时间去找的纽特,发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的袍子提起,纽特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惊慌失措的要把袍子按下去的时候雨一般的糖果洒进他被提起的袍子中,他的眼睛因为吃惊而睁得大大的。
“你去不了霍格莫德太可惜了,我们就买了这些糖,跟你的同学们一起分着吃吧。”
双胞胎说完就欢快的跑走了,留下了纽特提着这些糖果苦笑,幸好有熟识的同学帮他分担了点,不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走回赫奇帕奇的休息室。

4
“你们要带我去哪?”纽特被双胞胎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我们打算带你去霍格莫德。”乔治露出无害的表情说着让纽特吃惊的话。
“我不够年龄去不了的。”
“不用担心,我们有前辈们留下来的好东西。”说着弗雷德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羊皮纸。
看着那张羊皮质纽特觉得眼前的两个一直很跳脱的双胞胎又在逗他了。
弗雷德抽出魔杖,轻轻敲了敲羊皮纸:“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
一瞬间从魔杖所点的地方开始,细细的墨水线如同蜘蛛网那个一般蔓延开来,直至扩散到整个羊皮纸,顶端出现了绿色的花体大字——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专为魔法恶作剧制造者提供帮助的诸位先生
隆重推出
活点地图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尖头叉子。”乔治看着地图的标题感叹,“没有比他们再好的前辈了。”
“高尚的人呐,为帮助新一代违纪学生……”这句话弗雷德还没说完就觉得好像说错了,他看到纽特高高挑起的眉头,“别这么看我们,我们还是很遵守校规的。”
“这句话从你们嘴里说出来……”下面的话纽特没说但他觉得双胞胎明白他的话。
“你试试用魔杖点着地图跟他们问好。”乔治推了推纽特岔开了话题。
纽特掏出了魔杖点着地图:“你们好,我叫纽特。”
地图上的空白处显现出了字迹:
“月亮脸和虫尾巴向纽特先生问好。”
“尖头叉子表示地图要合理使用,尤其是整蛊的时候要善加利用。”
“大脚板觉得尖头叉子少说几句的好,你抢了我的台词。”
纽特被上面的文字逗笑了,他真的很想认识这四位有趣的学长。

5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学校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愉快。
这一天乔治喊住了纽特:“纽特纽特圣诞节你回家吗?”
“你们回家吗?”纽特没有回答反问了回去。
“当然不回。”一旁的弗雷德想当然地回答了他。
本来说要回家的纽特一下改了口:“啊,真巧,我也不回。”
“太好了!那天来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下巫师棋吧!”
“好。”

没几天双子就看到纽特拿着一封信往猫头鹰小屋走去,他们如往常一样向他打了招呼。
“嘿,纽特。”
纽特连忙把信藏在了身后就像是被发现做错事的孩子那样有点尴尬地挥了挥手:“嗨,乔治,弗雷德。”
敏感的双胞胎仿佛猜到了什么,他们只是抱住了纽特什么都没说,但在他们心里已经决定除了他们以外谁都不可以欺负这个可爱的学弟。

6
与纽特熟悉了以后双胞胎更加的大胆起来,他们通过纽特知道了如何进入赫奇帕奇的休息室,就在即将开始暑假生活的前一天晚上双胞胎瞧瞧来到纽特床边。
“纽特醒醒。”他们两个轻轻的晃醒了纽特。
纽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个人:“怎……”
还没说完就被捂住嘴。
“嘘。”双胞胎异口同声的说道,“禁林,去吗?”
被捂住嘴的纽特一下就醒了,频频点头。
双胞胎一人拉着纽特的一只手带他飞奔在霍格沃茨空旷的走廊之上,凭借着活点地图他们躲过了所有的视线来到了禁林。
漫天的萤火虫如同星河一般呈现在纽特眼前,他的眼睛都亮了,露出从没有过的表情。
“真好看!”
“喜欢吗?”
“嗯!”纽特大力的点着头,没有注意到他的手还被双胞胎握着。
双胞胎露出了一样的微笑,同时向前倾身一人亲吻了纽特一侧的脸颊。
他们看着纽特的脸红成了番茄,他们觉得有意思极了,那不可言说的小小情感随着这个如同恶作剧般的亲吻发芽开花。


FIN


小彩蛋:
1
纽特在火车站找了没人注意的时候分别亲了乔治和弗雷德后推着手推车往外走去,这时候双胞胎的其中一个跑过来。
“纽特你没亲我怎么就走了?”
纽特一脸懵的看着对方:“我刚才亲了。”
“没有,你亲了弗雷德两次。”
纽特快速的在对方脸上轻啄一下,也被回了吻了一下。


“跟你说,我是弗雷德。”
弗雷德说完就快速跑走了,留下气得跳脚的纽特在那里说着“下学期我不理你了。”一类的话。
这或许就是越喜欢就越爱捉弄吧。

2
这整个暑假忒休斯都在头疼弟弟的遇人不淑,他觉得纽特脑子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思想是不是受到格兰芬多的那对双胞胎的影响,尤其是纽特乱放的恶作剧饼干他经常会误食,就看纽特憋笑的表情,忒休斯完全不想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滑稽。

评论

热度(52)

  1. 吴邪吾邪无所事事的游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