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吾邪

【双子/纽特】岁月悠长

落梅如雪乱:

感谢@菠萝包 太太的奇妙脑洞,感谢各位太太的投喂,一不小心踏进了又一个邪教2333
◎年龄有操作
◎神奇动物资料出自原著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罗琳

当天不怕地不怕霍格沃茨哪里都去得的韦斯莱双胞胎兄弟还只是两个12岁小男孩的时候,也曾有过无比狼狈过的时候——比被韦斯莱夫人用飞来咒当面没收掉所有的肥舌太妃糖再大声批评为什么没有拿到owls证书更狼狈一百倍。
那是在霍格沃茨的禁林,兄弟俩本来只打算趁着圣诞节假期悄悄溜进去玩一圈,并没有想到会无意中招惹到奇怪的魔星。那个生物有着绿色条纹的皮肤,手和脚上长着蹼,敏捷地在树枝之间荡来荡去,不管两人跑的有多快,总能迅速追上他们,以至于双胞胎回头就能看到它咧开的大嘴里排列着的剃刀一般锋利的牙齿,像是在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脚步越来越虚软凌乱,连抽出魔杖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他们压根也还没学到什么能对付这种生物的魔咒。
“斯克特,停下!”忽然传来一声稚嫩的轻斥,却仿佛充满了神奇的力量,令爪子几乎已经贴上弗雷德背心的动物停下了脚步。
双胞胎长出了一口气,犹疑着回头看去,那是个看起来跟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孩,有些苍白瘦弱,金棕色的短发乱糟糟的,刘海垂落在额头,黑色的巫师袍上面绣了一只獾。
他抱着那只像猴又像青蛙的动物,轻轻拍着它的背安抚着,然后抬头冲他们腼腆的笑起来,“别怕,他叫斯克特,是一只树猴蛙。平时没这么凶的,大概你们不小心踩到他的窝惊醒了他,所以才发了脾气。”
弗雷德偷偷用手肘捅了捅乔治,“肯定是你干的!”
乔治立刻低声反唇相讥,“是你才对!”
窝在男孩怀里的那只树猴蛙转过来冲兄弟俩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被俩人同样回敬回去后,蹭得跳上了树,丢下来两块湿乎乎的泥巴,不偏不倚落在双胞胎的袍子上,趁着他们跳脚的时候又拽了一根缀满红果的枝条丢给男孩,便转身扬长而去。
男孩悄悄笑了笑,冲树猴蛙挥了挥手,看着他往自己的窝跳了回去。然后他将果子分了一半,伸手递给兄弟俩。
弗雷德接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呃,谢谢你救了我们,我是弗雷德 韦斯莱,”他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身边的兄弟,“这是乔治。”
“纽特 斯卡曼德。”
阳光穿过禁林枝叶繁密的树木照下来,落在他明亮温柔的绿色眼睛里,脸颊上的小雀斑跳跃着,像是天空中最可爱的星辰。

当然啦,这段故事后来成了双胞胎口中“十二岁勇闯禁林大战三百回合并抓住了一个巨大的猛兽”,讲给了他们的小弟弟罗恩。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两个总是人们目光焦点的最调皮的双胞胎兄弟,从此和孤僻沉默仿佛总是隐没在人群中的赫奇帕奇成了最好的朋友。
每当有人再在餐桌上用不屑的语气提起那个“赫奇帕奇的怪胎”时,没隔多久就会发现,要么吃了一块蛋奶饼干就莫名其妙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可笑的大鸟,要么被一个粪蛋砸中了刚刚写好的作业,渐渐的,再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招惹纽特,再也没人敢嘲笑他口袋塞满的各种奇怪的动物食物和玩具。

他们有时候一起扛着扫帚去打魁地奇,有时候一起应付斯莱特林的魔药教授又留下的一大堆功课,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单纯躺在树下享受悠闲时光。
禁林则是三个人最喜欢的地方,他们会去拜访马人,看望独角兽,也会带来各种美味的食物在斯克特的小窝旁边开一场party。
偶尔双胞胎会故意扮成对方来恶作剧,纽特却总能一眼认出来。问起为什么(这可是连我们妈妈都能骗过去的!),他说,弗雷德的头发长得比乔治更快一些,而乔治笑起来总是先扬左边的嘴角。
“我总是观察动物嘛,习惯看的比较细。”少年不好意思地笑着。
“什么?你把我们也当动物观察!”双胞胎夸张地叫着,冲过来挠他的痒痒,三个人在草地上笑闹着滚成一团。
“嘿,纽特,你将来想做什么?”
“我想到处去走走,看看世界各地的魔法生物,如果可以的话,为他们写一本书,让更多的人喜欢他们。”少年眨了眨眼,变声期的嗓音沙哑却坚定。
“你们呢?”
“开一家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商店!”双胞胎挥了挥拳头,满腹豪情壮志。
“好呀,那我走完一段旅程,就回去看你们。”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兄弟俩各伸出一只手,纽特抬手与他们击掌为誓,正在抽条的少年们相视笑了起来。
年少时无忧无虑的时光,像河水弯弯流淌,好像永远不会有尽头。

后来,纽特为了保护那只被莉塔放出来差点伤了人的魔貂被开除出学校,甚至来不及跟他的朋友说声告别就被送上了返程列车。
双胞胎闻讯冲到城堡门口的时候,一贯冷漠的管理员费尔奇先生还站在那里望着,脸上仍旧看不出表情,那只被纽特照顾过的洛丽丝夫人喵了一声,轻轻蹭了蹭弗雷德和乔治的袍角。
当天晚上,灿烂的烟火点亮了整个霍格沃茨,没有人注意到,姓莱斯特兰奇的女孩颤抖着靠着墙,冲着两根直直指着她的魔杖喃喃辩解着我不是故意的,杖尖迸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几乎点着了她的鼻尖。然而最终垂了下来。
“算了。”弗雷德说。
“他不会高兴这样的。”乔治说。
手腕轻抖,女孩的眼神渐渐迷茫,委顿在地。
“你不配拥有关于他的记忆。”
最后一个巨大的烟花炸开在空中,满天绚烂里两个一模一样的骑着扫帚的身影潇洒地冲出了夜空,朝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离开的方向而去。

很久以后,对角巷开起了一家名满巫师界的韦斯莱笑话商店,店主人是一对风趣幽默的孪生兄弟,永远不缺新鲜的点子和神奇的产品。
如果你常去那里的话,也许偶尔还能看到,在店里永远预留的一角茶座上,坐着一个风尘仆仆的穿着孔雀蓝大衣的青年,身边放着一只旧皮箱,绿眼睛里充满温柔的笑意,映出正轻快地向他走来的红发兄弟。

【双子/纽】【幼狮与小獾】

无所事事的游荡:

真的是被包包和pp撩得不要不要的开了这个脑洞,双子獾太好吃了!(暴风雨哭泣

cp组合为:韦斯莱双胞胎/纽特
这算邪教了吧?
段子集合体
年龄操作有
ooc?



1
今天是霍格沃茨的返校日,如往常一样被施加了魔法而能看到外面璀璨的星空的大厅里学生们兴奋的谈论着暑假的见闻,对他们来说只是火车上的那点时间根本不够用,活分的韦斯莱双胞胎——乔治与弗雷德则在底下交头接耳的打赌会有多少名格兰芬多新生,他们绝无仅有的一次专心致志的盯着一个一个带上分院帽的新生们,直到他们看到了那个缩在宽大的袍子下有着金棕色毛茸茸头发的赫奇帕奇新生,他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走了,以至于忘记了打赌的事。
这个有着跟他们如出一辙的雀斑的赫奇帕奇新生名为纽特·斯卡曼德——他们记住了这个名字。

2
刚刚下课的双胞胎走在随时会移动的楼梯上讨论着下一次的恶作剧,在视线的余光中他们看到了几个斯莱特林围在一起,他们的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斯莱特林可是他们的最佳整蛊对象,这样他们也才发现那几个斯莱特林将一个低年级的学生堵在了墙角,这可真是给了他们绝佳的机会去恶整这些斯莱特林,他们使用了左右分离咒把那几个家伙的裤子统统开了条缝,就听他们齐齐的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嚎叫,捂着屁股四处看是谁干的,本就没打算躲起来的双胞胎很快就被发现了。
“你们!”为首的男孩气急败坏地指着双胞胎。
“要决斗吗?二年级生。”乔治一下子就认出了领头的人是斯莱特林的二年生,他们这两个三年级生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我们完全不介意你们穿着开了裆裤子,露着里面的内裤跟我们决斗,这个画面太棒了。”弗雷德调侃着。
“你们给我等着!”被说到痛处的斯莱特林的那几个学生捂着屁股跑走了,双胞胎这才看清被堵在那里的人是谁,那乱蓬蓬的金棕色是如此让他们印象深刻。
“纽特!你是纽特对吧!”
被突然叫了名字的纽特吓得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他缩着脖子看着他们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他现在的样子让双胞胎们瞬间涌起了想要欺负他保护他的欲望。
“别紧张,我叫乔治,这是弗雷德,我们是格兰芬多的,想跟你做个朋友。”乔治作着自我介绍,跟弗雷德一起走向了纽特,“我跟你说,妈妈绝对会喜欢你的,你看你脸上的雀斑,如果你的发色在跟我们一样,大家都会说你是韦斯莱家的儿子。”
“妈妈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弗雷德对纽特挤着眼,纽特放下了所有的警惕,他很喜欢这对红发雀斑的双胞胎,他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乔治·韦斯莱与弗雷德·韦斯莱。

3
从霍格莫德回来的乔治与弗雷德第一时间去找的纽特,发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的袍子提起,纽特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惊慌失措的要把袍子按下去的时候雨一般的糖果洒进他被提起的袍子中,他的眼睛因为吃惊而睁得大大的。
“你去不了霍格莫德太可惜了,我们就买了这些糖,跟你的同学们一起分着吃吧。”
双胞胎说完就欢快的跑走了,留下了纽特提着这些糖果苦笑,幸好有熟识的同学帮他分担了点,不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走回赫奇帕奇的休息室。

4
“你们要带我去哪?”纽特被双胞胎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我们打算带你去霍格莫德。”乔治露出无害的表情说着让纽特吃惊的话。
“我不够年龄去不了的。”
“不用担心,我们有前辈们留下来的好东西。”说着弗雷德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羊皮纸。
看着那张羊皮质纽特觉得眼前的两个一直很跳脱的双胞胎又在逗他了。
弗雷德抽出魔杖,轻轻敲了敲羊皮纸:“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
一瞬间从魔杖所点的地方开始,细细的墨水线如同蜘蛛网那个一般蔓延开来,直至扩散到整个羊皮纸,顶端出现了绿色的花体大字——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专为魔法恶作剧制造者提供帮助的诸位先生
隆重推出
活点地图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尖头叉子。”乔治看着地图的标题感叹,“没有比他们再好的前辈了。”
“高尚的人呐,为帮助新一代违纪学生……”这句话弗雷德还没说完就觉得好像说错了,他看到纽特高高挑起的眉头,“别这么看我们,我们还是很遵守校规的。”
“这句话从你们嘴里说出来……”下面的话纽特没说但他觉得双胞胎明白他的话。
“你试试用魔杖点着地图跟他们问好。”乔治推了推纽特岔开了话题。
纽特掏出了魔杖点着地图:“你们好,我叫纽特。”
地图上的空白处显现出了字迹:
“月亮脸和虫尾巴向纽特先生问好。”
“尖头叉子表示地图要合理使用,尤其是整蛊的时候要善加利用。”
“大脚板觉得尖头叉子少说几句的好,你抢了我的台词。”
纽特被上面的文字逗笑了,他真的很想认识这四位有趣的学长。

5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学校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愉快。
这一天乔治喊住了纽特:“纽特纽特圣诞节你回家吗?”
“你们回家吗?”纽特没有回答反问了回去。
“当然不回。”一旁的弗雷德想当然地回答了他。
本来说要回家的纽特一下改了口:“啊,真巧,我也不回。”
“太好了!那天来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下巫师棋吧!”
“好。”

没几天双子就看到纽特拿着一封信往猫头鹰小屋走去,他们如往常一样向他打了招呼。
“嘿,纽特。”
纽特连忙把信藏在了身后就像是被发现做错事的孩子那样有点尴尬地挥了挥手:“嗨,乔治,弗雷德。”
敏感的双胞胎仿佛猜到了什么,他们只是抱住了纽特什么都没说,但在他们心里已经决定除了他们以外谁都不可以欺负这个可爱的学弟。

6
与纽特熟悉了以后双胞胎更加的大胆起来,他们通过纽特知道了如何进入赫奇帕奇的休息室,就在即将开始暑假生活的前一天晚上双胞胎瞧瞧来到纽特床边。
“纽特醒醒。”他们两个轻轻的晃醒了纽特。
纽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个人:“怎……”
还没说完就被捂住嘴。
“嘘。”双胞胎异口同声的说道,“禁林,去吗?”
被捂住嘴的纽特一下就醒了,频频点头。
双胞胎一人拉着纽特的一只手带他飞奔在霍格沃茨空旷的走廊之上,凭借着活点地图他们躲过了所有的视线来到了禁林。
漫天的萤火虫如同星河一般呈现在纽特眼前,他的眼睛都亮了,露出从没有过的表情。
“真好看!”
“喜欢吗?”
“嗯!”纽特大力的点着头,没有注意到他的手还被双胞胎握着。
双胞胎露出了一样的微笑,同时向前倾身一人亲吻了纽特一侧的脸颊。
他们看着纽特的脸红成了番茄,他们觉得有意思极了,那不可言说的小小情感随着这个如同恶作剧般的亲吻发芽开花。


FIN


小彩蛋:
1
纽特在火车站找了没人注意的时候分别亲了乔治和弗雷德后推着手推车往外走去,这时候双胞胎的其中一个跑过来。
“纽特你没亲我怎么就走了?”
纽特一脸懵的看着对方:“我刚才亲了。”
“没有,你亲了弗雷德两次。”
纽特快速的在对方脸上轻啄一下,也被回了吻了一下。


“跟你说,我是弗雷德。”
弗雷德说完就快速跑走了,留下气得跳脚的纽特在那里说着“下学期我不理你了。”一类的话。
这或许就是越喜欢就越爱捉弄吧。

2
这整个暑假忒休斯都在头疼弟弟的遇人不淑,他觉得纽特脑子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思想是不是受到格兰芬多的那对双胞胎的影响,尤其是纽特乱放的恶作剧饼干他经常会误食,就看纽特憋笑的表情,忒休斯完全不想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滑稽。